大国工匠迎来“薪”时代 破“技工荒”需多管齐下

  大国工匠迎来“薪”时代

  本报记者 付丽丽

  没进过名牌大学,没有过硬的学历,却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坚守,追求职业技能的完美和极致,成为各自领域中不可或缺的专业人才……在央视《大国工匠》系列节目中,一群身怀绝技的“国宝级”技工令人印象深刻。

  然而,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步伐的加快,技术工人数量短缺和结构性问题日益突出。在一些地区,即使是普通技能岗位也有很大缺口。

  为落实创新技能导向的激励机制,增强生产服务一线岗位对劳动者的吸引力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了《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“大国工匠”盼来了政策春风。

  盼尊重,技术人才呼唤荣誉感

  “技术工人占就业人员的比重大体上为20%,高技能人才为6%,都是比较低的。”这是日前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汤涛透露的一组数字。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中国的高技能人才占比与世界先进水平差距较大,数据显示日本、德国等发达国家高级技工占比高达40%—50%。

  对比悬殊的数字背后是迫切的现实需求。“目前,就业市场上技术工人的求人倍率都在1.5—2,特别是高技能人才非常短缺。”汤涛说。最早从珠三角、长三角传出的“技工荒”,如今已经蔓延至全国,成为不少企业主挥之不去的心病。

  究其原因,技术工人的社会地位不够高难脱干系。受社会环境、传统思维观念的影响,再加上收入水平偏低,许多青年人不愿意当技术工人。

  “街上那些漂亮的摩托车里就有我的签名!”电视节目中,哈雷戴维森工厂的一位装配工自豪地告诉儿子。“我们中国的工匠也应该有这种荣誉感,社会需要给予技术人才更多尊重与重视!”一位看过《大国工匠》的网友曾如是感慨。

  技术人才尤其是高技能领军人才肩负着工业强国梦,是“中国制造”的核心竞争力。正基于此,此次《意见》围绕技术工人培养、使用、评价、激励和保障等环节,提出增强技术工人的职业荣誉感、自豪感和获得感,激发工人的积极性、主动性和创造性。要在构建技能形成与提升体系,支持技术工人凭技能提高待遇,强化评价、使用和激励工作,畅通技术工人成长成才通道等方面做出具体安排。对于高技能领军人才,《意见》还明确提出加强服务保障,提高政治待遇、经济待遇、社会待遇等。

  “这些问题需要统筹研究、综合施策、长期努力。”汤涛说,提高技术工人待遇政策的推出,第一次把提高技术工人待遇上升到全局高度,摆在一个重要位置,抓住了技术工人最关心、最直接、最现实的利益问题。

  提待遇,人才是资本不是成本

  提高技术工人收入水平,是否会加重企业负担?

  “技术工人是企业的财富,提高待遇会激发其创造性和创新性,以及开展工作的主观能动性,为企业创造更好的效益。”在山东科瑞控股集团总工程师刘化国看来,人才是资本而不是成本,真正的人才带来的收益要远远大于成本。

  “文件意在明确一个导向,即技能激励导向,通过综合施策来解决技工短缺、高技能人才短缺的问题。”对此,汤涛表示,这是一个指导性意见,并不是强制性的要求。《意见》中重点突出了“高精尖缺”导向,提出建立基于岗位价值、能力素质、业绩贡献的工资分配机制,强化收入分配的技能价值激励导向,而且着重指出“技高者多得、多劳者多得”。对于企业来讲,工人技能水平的提升,也会进而带来企业经济效益的提升。

  近年来,不少企业都开办了技能大师工作室。作为技能领军人才开展技术攻关和高技能人才培养,促进技术创新和高技能人才成长互相融合的活动场所,这种高技能人才培养的创新模式不仅体现了对高技能人才的尊重,也为不少企业带来了福利。

  在北京奔驰汽车公司,作为汽车装调首席技师的赵郁就被誉为公司的“一块宝”。他对公司引进生产的所有车型性能了如指掌,并且能对故障做到快速诊断、迅速排除,练就了一身听声辨车的绝技。以赵郁名字命名的“赵郁技能大师工作室”,不仅立足攻克技术难关,还着眼于培养创新型人才,已成为北京奔驰培养技能人才的“梦工厂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