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熊孩子”该如何惩戒?教师、校长纷纷这样表示


  德州晚报全媒体记者 王南 汤锦瑶
  近期江苏等地探索“实施教育惩戒”,即赋予老师一定的惩戒权,对严重违反《小学生行为守则》的学生进行惩戒,这成为社会关注热点。
  26日,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。不少老师和校长表示,在当前的教育背景下,戒尺只是一种震慑的工具,而并非惩戒的目的;在学校有“度”的惩戒对孩子的成长是有利的。



  老师:戒尺只是震慑工具“罚”不是目的


  学生在校园里犯了错,是不是真的需要戒尺来惩戒呢?如果将戒尺递到老师手中,他们会不会频繁使用呢?“之前在新闻上看到好多老师因为管学生,而让家长误会。本来老师是好心,但有时事情的发展却让老师心寒。现在社会大背景下,好多老师不敢惩戒学生。”执教18年、担任班主任17年的某小学王老师称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拉条幅、去上级主管部门举报,成了某些家长的法宝,导致老师在教学中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。“此次听证会想扭转这个局面,本意是好的,但就看怎样实施,更关键的是,该如何把握这个度。”
  王老师告诉记者,她曾教过的有个学生在上五年级时,中午带同学回家吃饭,因为家长不在家,两个人还喝了酒。“虽然到学校后,这两名学生并没有什么异常,但还是被周围的同学发现了。”在得知此事后,王老师便将两个学生直接交到家长手中,“如果是我的孩子,可能我当时就会打他了,但作为老师,我还是需要克制自己的情绪。”她坦言,学校里大多数老师惩戒学生都以抄课文或者是做题等方法,同时她认为,将戒尺带进课堂这一作法,仅凭这一个学校也很难扭转。“我非常支持戒尺进课堂。”《父母规》家庭教育讲师、厚德斋国学课堂老师李晓敏称,戒尺,故名思义,意味着“以尺戒之”,也意味着学生在课堂上违规也必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。“这样,既还教师尊严,又让学生学会承担,实是双得之举。”“早在汉朝武帝治国时,就曾说过:‘夫泛驾之马,跅弛之士,亦在御之而已’。试想,御狂奔乱踢之马,和放荡不羁之士,若不加以约束警戒,何以使之致千里,何以使之立功业?”李晓敏认为,如果个别学生多次违反规则,而口头教育又没有效果的话,若再不惩戒,规矩就会失去了效力,而且,会使孩子有恃无恐,更甚者无视规则和法律的存在。“学生时代少了老师的一尺之戒,学生长大后需要多少条法度和多少所监狱去惩戒?”李晓敏谈道,“国有利器,师者亦应有利器在手,这利器便是必要情况下的惩戒。”她认为,当师者手持戒尺,心中便多了一份尊严与庄重;学生见到手持戒尺的老师,心中多了一份敬畏与承担。
  同时,李晓敏也表示,“利器必竟是利器,所以教师亦要时时铭记——手持利器,但刚威却不可轻易示人,因为老子曾一再强调‘柔弱胜刚强’之道。所以,教师手持威严的戒尺,眼中放出柔和的光芒,这应该是教室里最和谐、最智慧的美丽吧。”



  校长:有“度”的惩戒利于学生成长


  对于惩戒“熊孩子”这种方式,德开小学校长孟杰表示,教育惩戒,一直是社会十分关注的问题。“我们都知道,离开教育惩戒,孩子的成长一定是不完美的。在学校犯错,应该及时制止,并用惩戒的方式让他知道他的行为是错误的,让学生能够树立正确的是非观。所以,我认为给予老师一定的惩戒权是非常必要的。”孟杰说。
  但现在人们的观念、社会的舆论、法律法规的要求,都让老师们谈“惩”色变,究其原因,还是未从立法的角度来对惩戒进行管理。
  近些年来,我国也有探索,比如武昌实验小学实行的绿色惩戒,青岛的教育法也赋予了学校一定的惩戒权。
  “德开小学在几年前也在这方面积极探索,也想出很多好办法,比如于庆梅提出的弹性惩罚制度。”孟杰解释,于庆梅制定了“惩罚通知单”,在这份通知单中,学生可以自主选择惩罚措施,而这些惩罚措施是在班级中进行调查,由学生自己设定的惩罚措施,有的同学会建议写检讨书、唱歌、打扫卫生、做俯卧撑等等,经过一系列的筛选,去掉一些不可行的,最终定下一些措施。在实行惩罚中,学生作为监督人,这样把每一个学生都置于了“学生”和“班规”的民主监督和约束之下,避免了由班主任个人强行“独断”的尴尬被动局面,有效地促进了师生和谐关系的形成。
  惩罚是一把双刃剑,可以育人,也可以毁人,而使用好这把双刃剑的秘诀就是“爱”。有了真正的“爱”这个基础,相信每个老师都能把握好惩罚的“度”。
  德州市湖滨北路小学校长马瑞娟则认为,学校应该制订一些措施,对严重违反行为守则的学生进行惩戒。“小学正是建立是非观的重要时期,要让学生非常明确哪是正确的,要坚持和发扬的;哪是错误的,要摒弃和改正的。但是小学生的年龄特点决定了他们的行为容易反复,必须有一定的制度进行约束和正强化,所以建立惩戒措施是必须的。”马瑞娟表示。
  随着社会的发展,学校应该要加快依法执教、依法治校的进程和力度,建立相应的惩戒制度是其中一项。



  ■相关阅读


  惩戒并不等于动手

  近日,江苏常州一家小学决定“吃螃蟹”,出台制度惩戒熊孩子,专治熊孩子的大招在常州市一所小学听证会上一一讨论。
  讨论后,按照计划,未来将把该校的惩戒制度提前告知学生,并与学生制订《班级惩戒规范》。学生第一次犯错,提醒;学生第二次犯错,警告并告知家长;学生第三次犯错,实施相应的惩戒;学生再次犯错,提高相应的惩戒方式。
  讨论稿上,教育惩戒的实施对象包括经常不能完成自己力所能及的学习任务;经常不能达成小学生日常作息规范;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,影响班级集体学习和活动;经常怂恿他人犯错,并借助谎言推卸自己应负的责任;经常出现暴力倾向,伤害班级同伴;经常不经过他人同意,随便取用他人的东西;其他(经学校实施教育惩戒指导委员会讨论认可)7种情形。
  教育惩戒的实施方式共有批评、加倍劳动、取消部分特权、没收、静坐、诵读、隔离和陪读8种。
  近年来,体罚和变相体罚遭到各方挞伐,“教育惩戒”也遭到殃及,成了禁区,赏识和鼓励仿佛成了教育界唯一的灵丹妙药。“‘赏识教育’只是众多教育理念和方式中的一种,不能包治百病,不是人人适用。”该校校长李伟平表示。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